<object id="oqie6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oqie6"><tt id="oqie6"></tt></input><menu id="oqie6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oqie6"><u id="oqie6"></u></input>
  • 首页 -> 文化西旅 -> 巍巍秦岭 -> 山水    返回上级

    楼观之春,不只青绿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3-21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701 次

    逢春不游乐,但恐是痴人。一把清风吹过花粉草新,山川青绿,春光作序,万物和鸣,春意款款的日子,人也变得明朗起来。此时的终南山换上一身新绿,草色青青柳色新,一花一叶,都在召唤着一颗颗隐隐悸动的心。

    古人浪漫单就赏花这件事,就流行出曲赏、酒赏、琴赏等形式,闻花香,品花姿,赏花韵,文艺范儿瞬间拉满。迟日江山丽,若能在三月的终南山邂逅一庭花香,春拂两岸,陌上花开,三五好友花下盘坐,品酒论花,焉知比不上苏轼与怀民的闲情之乐呢?

    『疏影离奇色更柔,谁将红粉点枝头』

    褪去“皇家宫观”“道源仙都”的标签,宗圣宫更像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后花园——茂林修竹,小径通幽,冬有腊梅春有红梅,供行人消遣闲游。

    三月是红梅的主场,尤其农历二月初十前后开得更盛。人们来到楼观除了纪念先哲老子得道之外,总不会忘了开在宗圣宫里的这一片红梅,蜂飞蝶绕,暗自幽香,红粉团簇,满树春意,让人流连。

    『霓裳片片晚妆新,束素亭亭玉殿春』

    冰清玉洁,白紫相间,花叶不相见,可能是因为形似莲花,玉兰的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禅意,像是孤傲的美人,环游古楼观,一树一树洁白耀眼,盛放之时的浓密又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热烈

    枝条垂得再低,花朵也一定是朝上生长,这可能是这个“冷美人”一生的倔强吧。除此之外,玉兰花瓣极其脆弱,一离开花枝或四下散开,或柔弱萎靡,只可远观不可亵玩。

    『小园新种红樱树,闲绕花枝便当游』

    相比前两者,樱花要晚一些开放,在赵公明文化景区蜿蜒的游步道两侧开满了一团一团粉色的樱花,浓烈的色彩像春天随意勾勒的一笔颜料,镶嵌在雕梁画栋之间。

    樱花的种植最早要追溯到秦汉,这是一树来自两千多年前的浪漫,刚刚好开在这个撩人的季节,绯红明媚,交织成林,且不慌不忙,直到春天的尽头。

    春来无事,只为花。终南山下,我们备好了满树花事,邀您乘风探春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    分享到:
    优彩网